依卡撒玛童子

【多cp】奶茶了解一哈?(上)

我也曾对奶茶嗤之以鼻,对所有人的安利充耳不闻。直到去年认识了一个女孩子,第一次约看电影的时候她直接给我买了一杯😂不喝实在不好意思,逼着自己尝了一口,然后就发现……这玩意儿还挺好喝的??🌚
最近十来天在国外没喝奶茶,大半夜想喝得不行,就有了这个脑洞~
——以下正文——
【bani】
后来,许胜勋偶尔会想起在SKT的那一年。

终于把心心念念的裴俊植追到了手,然而训练繁忙,所谓约会往往只是到街角的奶茶店点两杯奶茶,再顺便帮队友打包几杯,然后边喝边聊,一起溜达回基地而已。

许胜勋至今记得第一次跟裴俊植去奶茶店。在国外的生活经历造就了他拧开水龙头就喝的习惯,因而对花花绿绿的各色饮料毫无兴趣,对奶茶店琳琅满目的饮品单更是一窍不通。在长达十分钟研读的尝试以失败告终后,他不好意思地告诉裴俊植:“嗯……你帮我点吧,你点什么我喝什么。”

“你怕不是没喝过奶茶吧!”裴俊植不厚道地笑出了声,“那给你点个七分的椰果奶绿吧,你先尝尝味道。”

许胜勋至今记得那杯饮料的味道。清香的奶绿配上Q弹的椰果,七分的甜度也恰到好处。恋人手捧另一杯奶茶,朦胧的小鹿眼里满是期待,就在半步之外那么望着自己。

从此,老年人许胜勋能接受的饮品增至两种:白水,和裴俊植点的奶茶。不过可能是先入为主的心理作祟,许胜勋一直觉得,后来那好几十种饮料,始终没有最初那杯椰果奶绿味道好。

“我只是偶尔想起你……很多很多个偶尔。”瘫在沙发上的许胜勋合上书,仰天长叹。

“你又哪根筋不对了啊?”电脑桌前传来裴俊植无奈的声音,“又想起谁了?”

“我想你了……”许胜勋低声嘟囔道。

“蛤?别吧老婆,我直播呢!”

多说无益,来不及关麦的某裴姓主播,直播间已经被一层层“999999999999999999”的弹幕盖满,连游戏界面都看不清了。成万增长的观看人数令他顿觉口干舌燥,于是匆匆逃离电脑冲向沙发,瘫在恋人身旁打算叫个外卖奶茶。

“嗯……我来个三分的红茶玛奇朵好了。你呢,还是七分的椰果奶绿?”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那双朦胧的小鹿眼里,还是噙满了温柔和期待呀。

“未来再漫长再漫长还有期待
陪伴你一直到故事给说完”

【马壳】
佛系大魔王很少感到丢脸,为数不多的时刻之一是跟张景焕一起点奶茶。

与裴俊植和许胜勋不同,张景焕和李相赫并不会专程出门买奶茶。不过他们常去的商场入口处有家奶茶店,因此习惯先买好奶茶然后边逛边喝。

大多数奶茶店的店员也有个习惯,就是喊顾客取奶茶时将单号和订单内容一并喊出来。更过分的是,由于周边环境比较嘈杂,这家店的老板还“贴心”地安装了扩音器。于是乎李相赫老觉得,整个商场的人都听见了店员的喊声:

“28号——大杯无糖珍珠奶茶,大杯全糖双拼巧克力——请问要打开吗?”

李相赫其实并没有多喜欢甜食,却唯独觉得茶的味道要搭配大量的糖才协调;老年人张景焕则恰恰相反,他认为过多的甜味会掩盖茶本身的清香。

某天提着东西走出商场扔掉空杯,李相赫第n次问张景焕:“哥,珍珠奶茶不放糖真的不苦嘛?”

张景焕一如既往笑得灿烂而温柔:“不苦啊,珍珠本身就是甜的呢。”

“哦,是吗?”本来这一轮问答到这里就结束了,但不知是不是因为摄入了过多的糖分,大魔王今天感到有些头昏脑涨,想再皮一下,“那哥觉得,珍珠甜还是我甜?”

纵然是如此无厘头的问题,也依旧难不倒撩壳技能满分的张景焕:“唔……那当然是你啦,”他顿了顿,“你让我的心里甜。”

【芽花】
接连输掉MSI和洲际赛后,KZ在国内收获了一片骂声,“打野断层”这一话题更是将矛头直指peanut,令他压力山大。于是他请假直接从机场回了家里,手机一扔就蒙头大睡,逃避现实。

宋京浩一下飞机就四处找KZ的队伍,好不容易找着了,却不见自家恋人的身影。向奶爸问明原因后,凭着对小花生的了解,宋京浩决定今晚暂时不急着去找他,而是第二天中午算着他再怎么赖床也该起了的时间,发去一条消息:

“看不看电影?两点十分,《xxxx》。”

什么呀!此时的韩王浩虽已睡意全无,却还是瘫在床上不想起来。这个哥不安慰我也就算了,他自己不也刚输了洲际赛吗,居然隔天就喊我看电影?!——男朋友太没心没肺,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嘛?!

然而憋了一肚子怨气的韩王浩,手上还是飞速打字回复:

“哪里?”

“xx。”收到意料之内的提问,宋京浩连忙回复。那边半天没再说话,离电影开演还有一小时,宋京浩猜韩王浩现在肯定正匆匆忙忙地洗头洗澡。

“那我买好奶茶在B厅这里等。”当韩王浩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出来,看到的就是这句话。他回了一个“嗯”,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回了‘嗯’而不是‘哦’,说明你心情还不是非常差。”宋京浩头头是道的分析着实令韩王浩吃了一惊。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聊天习惯,这个哥居然注意到了啊。

韩王浩突然觉得,这顶“没心没肺”的帽子,宋京浩被扣得有点冤。

不过见了面后,宋京浩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甚至连队服都没换。

“呐,你的奶茶。”宋京浩将吸管在韩王浩最习惯插的位置上插好了递给他,才开始喝自己的。

“你与其待在家里胡思乱想,不如出来看看电影。”

虽然眼睛盯着屏幕,宋京浩说的话却不小心又暴露了他的心里只有韩王浩这一事实。

韩王浩也因为这一杯从种类到甜度全都完全符合自己口味的奶茶,认定了这位哥就是自己要爱一辈子的那个zz。
——TBC——
后续应该还会有3-4对lpl的cp~
顺带一提,我最喜欢的搭配是全糖椰果奶绿+奶霜,其次是七分甜冰淇淋红茶+奶霜。(好像找到了自己体重居高不下的原因🌚)
欢迎太太们在评论区分享各种好喝的搭配~😋

【贼逗】蛇先生与小仓鼠

年更型选手暑假短暂回归🌚
蛇先生=smlz
小仓鼠=doinb
如有雷同,我抄你的
——以下正文——
1.蛇先生是动物园里的蛇先生。
小仓鼠是动物园里蛇先生的晚餐。
“蛇先生!你打算吃我吗?”
“……”
“蛇先生!你确定不先洗洗吗?”
“……”
“蛇先生!你吃东西不拔毛吗?”
“……”
“蛇先生!不拔毛的话……”
“闭嘴,再吵我就真的吃了你。”


2.反正蛇先生还是动物园里的蛇先生。
小仓鼠却变成了蛇先生的储备粮。
“蛇先生!今天你饿了吗?”
“……”
“蛇先生!那你现在饿吗?”
“……”
“蛇先生!你吃不吃玉米粒啊?”
“……”
“蛇先生!你……”
蛇先生张开蛇嘴,吐出蛇信子,露出凶煞的表情。
“蛇先生你终于肯吃我了吗?”
“……”
“那你拔毛吗?”
“滚。”
蛇先生一个扫尾把小仓鼠咕噜咕噜滚走了。


3.蛇先生成了动物园里第一条不吃仓鼠的蛇。
小仓鼠成了动物园里最著名的仓鼠。
蛇先生用尾尖点点小仓鼠鼓鼓的腮帮子:“这里是什么?”
“这似窝的粮似!”
蛇先生用力地戳了戳。
“很疼的!!!!!”
蛇先生张开嘴:“你还敢吼我?”
小仓鼠不舍地捂住腮帮子:“……你可以等我吃完了再吃我吗?”
“好吧。”蛇先生收回信子,溜去一边儿睡觉了。


4.蛇先生是动物园里最不缺肉的蛇。
小仓鼠是动物园里长肉最快的仓鼠。
“你怎么这么胖了?”
“……因为没有跑轮!”
蛇先生将小仓鼠扫到了自己身上:“你跑吧。”
“蛇先生你身上好滑!”
“闭嘴,再不跑吃了你。”
“蛇先生你身上好凉!!”
“闭嘴,再啰嗦我吃了你。”
“蛇先生你身上还有花纹!!!”
“闭嘴,再多嘴我就……”
“蛇先生你身上怎么一点儿毛都没有?”
蛇先生很挫败:为什么这招不管用了呢?


5.蛇先生是动物园里最不怕热的蛇。
小仓鼠是动物园里最奄奄一息的仓鼠。
“好热好热好热好热!”
“……”
“真的好热!!”
“……”
“以前仓鼠窝里还有纳凉板呢!!!”
“……”
“为什么蛇先生就没有呢?”
“……”
“蛇先生你不热吗?”
“你想说什么?”
“……我可以在你身上睡一觉吗?”
“……”
“蛇先生身上特别凉快!”
“……”
“还滑溜溜的!!”
“……”
“还……”
“闭嘴,上来,吵醒我你就死定了。”
于是小仓鼠欢快地跑到蛇先生身上睡觉去了。
新来的饲养员送食时,看到盘着身体休息的蛇先生,身上还趴着个四只爪子的小东西。他不敢置信地问老饲养员:“那是什么?”
“是仓鼠。”
“它怎么不吃了?”
“……大概是……恋爱了。”


6.蛇先生是动物园里最奇葩的蛇。
小仓鼠是动物园里最幸福的仓鼠。
饲养员很惊奇,游客也很惊奇。
“哇!你看,那条蛇不吃仓鼠!”
“原来真的不吃!”
“balabala……”
小仓鼠抬头问蛇先生:“蛇先生蛇先生,他们在看什么?”
“看你,和我。”
“啊,为什么?”
“因为我们相处得很愉快。”
小仓鼠噗嗤噗嗤地爬到蛇先生身上,抱住蛇先生的后脑狠狠地亲了一口:“当然要愉快!”
“……给我滚下去。”
“哇,妈妈!你看那条蛇不仅不吃仓鼠,还会脸红哎!”


7.小仓鼠到现在都不懂为什么蛇先生一直不吃自己。
“蛇先生!蛇先生!”
“……”
“你为什么不吃我啊?”
“嫌脏。”
“我天天都洗口水浴的!”
“嫌腻。”
“我每天都在你身上锻炼的!!”
“嫌小。”
“可是你看我都胖了一圈儿了!!!”
“……”
蛇先生的窝里,每天小仓鼠都会这么问它。
然而,蛇先生依旧不会吃它。

真是个美好的动物园。
真是美好的蛇先生和小仓鼠。
——FIN——
一年过去,抬头一看,电竞圈已然经历了一波大洗牌。
好几面大旗倒了,很多事情都没法接受,但就是发生了。且看且珍惜吧。
欢迎在评论区安利最近流行的cp😋

【多cp】一方醉酒

失踪人口短暂回归
【电竞老三条】脑洞,借梗
小学生文笔,没有肉,只有糖
——以下正文——
【马壳】
休赛期老SKT搞了一波聚餐,一桌大小伙子自然是要喝点酒。日常滴酒不沾的李相赫喝了几杯啤酒就感觉晕乎乎的,于是改喝饮料。谁知道那颜色鲜艳又有丝丝甜味的液体其实是果酒,度数不比啤酒低多少,两瓶下肚直接开始说胡话了,抱着kkoma直喊景焕哥。

餐厅实在太嘈杂,张景焕跟大家打了招呼,带着李相赫先一步撤退。

夜晚的街头还能感到一丝凉意,张景焕脱下外套给李相赫披上。醉意和困意一并袭来,李相赫干脆和外套一起倒在了张景焕身上稍作休息。

看见他疲惫的样子,张景焕也是心软得不行:“赫啊,要不要哥背你回去?”

“不要……我怎么能让一个男人背……”李相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把脑袋搁在了张景焕的肩膀上。

“哦?你忘了吗,哥之前背过你的。”张景焕揉了揉他的头发,一副被忘恩负义了的可怜模样。

“嗯……我怎么不记得了。”大魔王此刻选择装傻。

“是,你都喝断片了,从不记得这些。”张景焕温柔地笑了笑,用自己的手覆上李相赫的。

“所以相赫到底要不要哥背呢?”

“不要了。”

“真的不要?”

“嗯。

……喂!我也没说要哥这样抱……”

【狗蛋】
虽然记得昨晚WE和RNG聚会的事儿,也依稀能想起自己喝了不少酒,但当醒来看见系着围裙一副贤妻良母模样的简自豪坐在床边时,尹景燮还是吃了一惊。

“啊,蛋蛋你醒啦!等我一下,”简自豪起身走出门,几秒后端回一保温饭盒炒饭,“呐,你的早午饭。”

看看那卖相实在不怎么样的炒饭,再看看简自豪身上的围裙,尹景燮更吃惊了:“这是……你做的?”

“是啊!”简自豪递给尹景燮一个勺子。

“……你从锅里把白饭盛出来?”

“是啊!”

“……你把香肠切成丁?”

“是啊!”

“……你往锅里倒油?”

“是啊!”

“……你用锅铲炒鸡蛋?”

“是啊!”

“……你……”

“蛋蛋,你能不能别再问了,这饭真的是我给你炒的,你赶紧尝尝吧!”

看着简图图小朋友一脸求表扬的可爱表情,尹景燮笑得没了眼睛。

“小狗,我好像更爱你了。”

【驼妹】
过早结束了春季赛冠军的争夺给了金赫奎不小的打击,直接一张机票飞来了中国,拉着田野借酒消愁。

明知自己酒量不好的金赫奎没费多大力气就把自己灌醉了,趴在酒馆桌子上,嘴里嘟嘟囔囔着火星文。他的负能量成功感染了田野,金赫奎也就只有这种时候才能想起我了吧!想起金赫奎“电竞妲己”的称号,吃了天外飞醋的田野气哼哼地质问:

“喂,你觉得具晟彬如何?”

“哼!”

“裴俊植如何?”

“呵。”

“宋京浩如何?”

“唔。”

“欧成如何?”

“……”

一开始金赫奎还能含含糊糊地应答几句,后来干脆选择沉默开始装死。田野以为他睡着了,便自言自语似的加上了最后一句:

“那,你觉得,田野如何呢?”

岂料金赫奎突然来了精神,一把搂住了田野,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简短而坚定地答道:

“我的。”

苏教版高中语文必修一《今生今世的证据》插图
简直就是meiko的画像有木有?
全明星加油!!

【驼妹】A letter

【电竞老三条】
羊驼生日,发个短文
是把刀子,求不打嘤嘤嘤。。。
我喜欢的人英语特好,现在联系少了,偶尔还会把以前一起看过的书拿出来翻翻,翻着翻着就有了这个脑洞。
本来构思得贼虐,结果真正开始写的时候,突然感觉那人正坐在我身旁,坐在冬日午后的阳光里,眯着跟金赫奎差不多大的眼睛对我笑。他的生日是妇女节后一天,为此我嘲讽过他很多次了。
然后就写成了这个样子。
——以下正文——
又是一年秋天。deft离开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但田野已经能和新的ad配合得不错。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继KT无缘世界赛后,EDG 也仅仅止步十六强。嘲讽与谩骂铺天盖地而来,而偏偏在这个时候,deft生日到了。

他收到了这样一条消息:
A year has gone by.
It seems as if everything has changed.
I stand here to see you come, stay for a time, and leave.
But it doesn't matter.

I'm getting better and better.
And it looks like you finally feel relieved.

That's OK.
I'm glad you could come, and I'm not sorry you left.
All I can do is leaving no regrets.

Now you're just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love.

Happy birthday
Happy long life

Yours
iko
——END——
虐归虐,还是要祝驼驼生日快乐啦🎂

【厂荡】您

【电竞老三条】
一切为了攒人品
——以下正文——
从备战S赛起,明凯联系童扬的机会越来越少,有时一整天也没空回一条微信。多亏了老夫老妻间的默契,童扬才没有像热恋中的少女一样跑去朋友圈里寻死觅活,而是继续每天一条条地给明凯发微信,乐此不疲:

“早,您起了没?好好训练。”

“他们买了箱芒果,您不认真训练,有空我就给您送两个过去。”

“下午要降温,您出门穿上外套。”

“看到阿布发的晚饭了,您多吃几个鸡腿啊,真的不会胖到200斤的!”

“您训练别太累,睡之前跟我说一声,我跟您一起。”

他知道明凯其实看见了这些消息,只是没空回而已。知道明凯时间的宝贵,曾经能为领带的颜色叨唠一晚上的童扬,现在发出的消息没有一字多余,字字重要。只要明凯看见了,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事实上每次明凯看见这样的消息,心中涌起一股暖流的同时,后背还会感到一丝恶寒:以前,童扬只有在表达嘲讽的时候才会用“您”。

例如,当他日常在训练室用死鱼眼“深情凝望”自家媳妇儿的时候,往往会被深情凝望的对象无情打断:“您可别再发呆了——再看,大师都保不住了!”

在他朋友圈晒出的夜跑轨迹下方的一片赞美声中,偏偏有童扬扎眼的一句:“他们一定不知道您夜跑的起点是奶茶店,终点是甜品站,途经烧烤一条街。”在微博最新发布的定妆照下,也有童扬舒适的一张沙发:“把您修得这么棱角分明,必须给修图师加鸡腿!”

当他捧着为了庆祝恋爱纪念日特意定做的芒果蛋糕三步并作一步去找童扬时,则直接被童扬一句话怼了回来:“说吧,您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但另一方面,说完了“您”后,童扬立马带着他上了一波分,期间明凯一有亮眼操作,两秒之内必能听见童扬的“您真厉害”。

夜跑减肥的主意是童扬给明凯出的。怕这只月巴虫堂虫郎坚持不下来或是迷路,童扬经常拖着腰伤陪他一起跑,或是干脆在基地做好夜宵等他回去吃。有时在明凯微博下看见来者不善的评论,童扬会来不及换小号就直接怼回去:“谁给了您指指点点的勇气,梁静茹吗?”

据住在隔壁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赵姓打野所说,蛋糕送到后当晚他被一些不明不白的喊叫声吵得彻夜难眠,第二天童扬一整天没出现,第三天也是一样,明凯顿顿把饭端到床前,隔着一层楼都能听见童扬“您离我远点”的怒吼。



S7如期而至。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作为LPL一号种子,EDG竟在小组赛第一轮全盘皆输。矛头再一次纷纷指向了明凯,“梦想型打野”“clearlove8”等嘲讽不绝于耳。明凯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逃了赛后分析会,打电话给童扬。

电话响了一声童扬就接了。看了直播的他说实话也还没从输比赛的失落中缓过来,却又努力装出轻松平常的语气:“您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啦?”

“荡荡……”正是这种语气戳中了明凯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积累许久的委屈一下子全部爆发,语速快到童扬几乎听不清楚,“我们,我们又输了……喷子有时候说得对,我这种整天只会做梦的人就该早点退役,这样对大家都好。我……”

“您胡说些什么?!”听到退役,童扬也激动了起来,“您在开玩笑吗?EDG确实输了比赛,但还有出线的机会不是吗?您是LPL最好的打野,梦想着拿一个S赛冠军,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两句话而改变呢?”

“但是荡荡,我不想别人再因为我失望了……我不想看到你每天这么细心地发微信给一个废物,不想看到粉丝坐在场馆最好的位置上举着最烂的队伍的灯牌。我真的……对不起很多人。”

“您可以对不起很多人,但一定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自己的梦想,对得起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和坚持。就算真的退役了,也一定是为了您自己,而不是为了我或粉丝。”

“我真的累了……喷子应该也很累了吧,连续四五年喷同一个人……让我退役吧,我要到远离这些东西的地方去,和你一起。”明凯觉得自己半梦半醒,语无伦次。

童扬却听懂了他说的每一个字。“我也想跟您在一起,但不是为了逃避。我怀念跟您一起举起奖杯的日子。告诉您个秘密吧——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打野,有一天他会捧着S赛奖杯,带着芒果慕斯来娶我……”

“噗嗤。”明凯忍俊不禁,沉重的内心也不知不觉轻松了许多。

微妙的情绪变化逃不过童扬的耳朵,他就势继续开导:“当然,这些不是您现在该想的事情。您现在该想的就是怎么赢比赛。只要赢下比赛,您就是最棒的。历史会刻录您的功绩,而不会留下一事无成者的闲言碎语。”

“哇,荡荡,看不出来你还这么有文采啊!”明凯调侃道。

“所以,您还不去看比赛回放、赛后分析?”童扬恢复了冰山状态。

“遵命童队!”得到媳妇儿安慰变得元气满满的七酱啪地挂了电话。

就在明凯打开电脑开始给自己加训的同时,他的手机收到一条微信,只有短短四个字:

“加油,爱您。”
——END——
这比赛打得,不是明凯粉丝也不是EDG粉丝的我看着都揪心了。
我是LGD粉丝却没经历过S5的大起大落(我S6春季才接触这个圈子🌚),现在依稀体会到了当时粉丝的绝望与无奈。
本来只是想写个小甜饼,一不小心写成心灵鸡汤+人生哲理篇了😂求大家不喜勿喷

All in all
EDG加油!RNG加油!WE加油!LPL加油!!!

【马荡】深夜(清晨?)碎碎念

【电竞老三条】
刚做的梦,醒来立马写成文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把剧情安排给这对冷cp了
——以下正文——
童扬做了个梦,梦见打仗还是世界末日什么的,所有人马上就都要死掉了。突然他想起自己有个喜欢的人还没来得及表白。

外面一片混乱,童扬根本不知道自己想找的人在哪里,双腿却好像不受大脑控制一样向前跑着。没跑多远,童扬停在了小区的另一栋住宅前。直觉告诉他,那人就在这里。

来不及考虑这么做是否没有礼貌,童扬径直冲了过去。门很神奇地一推就开了,那人站在门口,笑得很温柔,仿佛就在等他来一样。一位妇人正收拾着屋子,见有客人来,便停下了手上的活儿,微笑着站在一旁。

童扬想说的话太多了,以至于噎得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长期缺乏锻炼,刚才跑的几分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他太久没见张景焕了,张景焕却还是他记忆中的模样。他想问问张景焕最近过得好不好;他想跟张景焕发发看饮水机的牢骚;他想让张景焕快逃,世界末日就要到了,他好像还不知情……

他还想告诉张景焕他喜欢他。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嗯……有件事虽然可能我不说你也知道,但我还是要说……我,我喜欢你啊。”

张景焕笑得更温柔了:“我知道啊。”

“来,抱抱。”

他……这算接受我了吗?



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个问题,童扬就被一阵呼噜声吵醒了。

“张景焕……”童扬无奈地推了推身旁睡得四仰八叉的人,“翻个身吧……奇怪,你以前明明不打呼噜的啊……?”

张景焕温顺地翻过身,把童扬拥进怀里。

“嗯,抱抱……睡吧。”
——END——
梦里表白被喜欢的人接受也是很感人的
你问我当时有什么内心活动?
“啊!他终于瞎了!!!”

【imp×你】I'm your trans-cook

【电竞老三条】【纯脑洞】【中韩混杂,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语】
作者越来越会做梦了系列🌚还有人记得吗?
这一篇里能找到一颗小小的鸡米花(jinoo×eimy)噢😏
前文链接
http://yikasamatongzi.lofter.com/post/1e6d4759_10c752a9
http://yikasamatongzi.lofter.com/post/1e6d4759_10cbf9ab
http://yikasamatongzi.lofter.com/post/1e6d4759_10fa031f
——以下正文——
你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迈开仿佛不再受大脑控制了的双腿走向舞台的,等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已经坐在采访席上了。生平第一次被一整排摄像机对着,闪光灯很晃眼,你甚至能听见观众席上的议论纷纷。你紧张得不敢直视骆歆小姐姐精致的妆容,只默默接过了她递来的话筒。将一切杂念抛到脑后,你开始了你的翻译首秀。

“首先恭喜老干爹获得了今天的胜利,我们请到的是ad,imp。Hello imp!”

毕竟在中国待了将近三年,imp脱口而出:“泥嚎。”

简洁的招呼过后,骆歆抛出了正式的问题:“今天对面上了五个新的选手,想问一下这对你们的bp有影响吗?”

还好还好,这都是日常会话,不用锦囊也能翻译。虽然都拿着话筒,imp还是把脑袋靠了过来听你的翻译,然后回答:“第一把确实有一点影响,第一把结束之后就选择了卡莉斯塔来针对了一下。”在你翻译的过程中,imp还时不时地挺挺腰卖个萌。

没给你松口气的机会,第二个问题紧随其后:“我们可以看到后两局你都拿出了招牌英雄——老鼠,但赢下来依然不是那么容易。想问一下第二局优势明明一直挺大的,为什么最后没有赢下来呢?”

你实在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比赛期间一直在睡觉,通过这个问题才得知了比分的事实,先笑了笑,才把问题翻给imp,同时在心中暗暗吐槽这问题设置。imp听完也尴尬地笑了笑,因而口齿变得有些不清:“第二把对方的英雄都是&$×「」的,我们要抓对方&%\、的英雄,所以出现了一些失误。”

当这两个词传入你耳朵时,你是懵逼的。

“什么啊?”你用微不可查的口型问imp。

“团,单。”意识到你可能没听清,imp赶紧也用口型回答。

离imp回答完问题已经过去好几秒钟了,你的手抖得不行,但又不确定自己是否理解对了他的意思,只能盯着imp咬嘴唇。imp冲你笑了笑,示意你赶紧翻译。

那就,豁出去吧。“我们噗噗,啊不,imp选手说,第二把对方选的英雄都是打团的,我们要抓对方落单的英雄,所以出现了一些失误。”

观众们和骆歆都被你的口误逗笑了,你心中瞬间划过千万条弹幕。万幸,这翻得大概八九不离十,骆歆面不改色,微微调整了下坐姿,继续提问。

接下来几个问题都中规中矩,你都顺利地翻了出来。最后骆歆小姐姐让imp再跟粉丝说两句,imp看着你,笑着说:“我们会尽力打接下去的比赛,还有,小姐姐今天很漂亮。”

啊啊啊?!这这这这这这,这家伙真以为全世界就我们俩听得懂韩语啊?!你的内心很崩溃,但还是要坚持完成自己的工作:“会……会好好地打下去的!”当然,后一句就被你吞掉了。

下台时imp走在你后面。“小姐姐你衣服都被汗湿透啦,这么紧张?”

“那当然啊,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工作哎,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心都快跳出来了!”

“你翻得很棒啊。”imp一边用小胖手扇风一边拍你的肩膀,“不过,场馆里真的很热。”

一路闲聊着到了群访的房间。对你来说,以前这也是只能在战报里的照片上看看的地方,你做梦也不敢想自己有一天真的坐在了这里。群访由酷欧和平野绫坐在中间负责回答各种问题,没什么事可做的你陪着imp坐在最边上。最后媒体为你们拍了合影,这一天正式的工作便顺利落下了帷幕,一行人有说有笑地上了保姆车。

时间正值晚高峰,路堵得一塌糊涂,这又是老干爹本周唯一的一场比赛,大家决定在场馆附近的烤肉店吃完再回基地。imp很自然地又坐在了你旁边,兴奋得像个200斤的孩子。你索性把他当小孩子,一页一页慢慢地翻着菜单,把上面的一张张图片指给他看:“这个是猪肉,这是牛肉,鸡肉……看到想吃的就告诉小姐姐,小姐姐帮你跟服务员说。”

翻着翻着,你突然看到了坐在另一边的jinoo。同为韩国友人且比imp来中国还晚一年的他,竟独自翻看着菜单,还字正腔圆地帮eimy点好了他最爱吃的芒果布丁,让艾米笑得酒窝里都能养鱼了。

“那个……虽然打破了你们的气氛很抱歉,但其实你可以管自己点,imp他对菜单……有超凡的领悟能力。”平野绫从菜单中抬起头来,“他又不是三岁小孩了。”

然而imp对平野绫的话摆出一副我是外国人Sorry I don't understand的表情,继续让你陪着翻完了整本菜单,才说:“小姐姐喜欢吃鸡肉,我们多点些鸡肉吧。”

“哎,你怎么知道的?”你很是意外。

“前天晚上吃鸡腿,你的眼睛都快掉到碗里去啦。而且你以前就经常在动态里发吃炸鸡什么的照片啊。”

你突然发现,imp也是个细心的男孩子。

炭火和肉很快就位。须臾,五花肉上的脂肪变得金黄而透明,冒着热腾腾的热气,被空调吹得微微颤动着。肉刚一入口,便立即在舌头上融化了,顺势滑入喉中,只留下满嘴的美妙滋味。更美妙的是那瘦肉,一口咬下,顿觉一股难以名状的香味直冲脑门,久久不散。瘦肉很有嚼头,随着牙齿的咬合,肉汁慢慢渗出,香气于是扩散至整个口腔,填满了每一颗味蕾。

imp横扫牛排的速度不仅解释了他来华后体重飞涨的原因,还让你开始担心你们俩合点一份石锅拌饭会不会不够。“来~小姐姐你先吃,你吃饱了,剩下的我吃。”imp把拌好的饭放到了你面前,还贴心地往里推了推,以免你被石锅烫到。你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便只顾埋头吃饭,谁知吃了不到三分之一,就已经饱得不行,只得又抬起头来。

imp看着你,戳了戳自己的脸。你还以为他又在卖萌,谁知下一秒,他把手伸向了你的脸,从你嘴边摘下一颗饭粒,放进了自己嘴里。

“甜的哎。”

啊啊啊!!!这人怎么可以这么撩?!!!

旋转炸裂,满脸通红。

吃饱喝足后大家回到了基地。你爸妈今天都有事要很晚才能回家,你索性留在基地边逗猫边写作业。imp和其它选手一起rank,虽然今天获得了一场胜利,但作为职业选手,对游戏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十点多,imp结束一局,转过来朝你眨了眨眼:“小姐姐,我饿了~”

“什么?晚上的烤肉和拌饭都吃到谁肚子里去了?不是我说你,噗噗你的体重……”

“qwq可我饿嘛……”委屈.jpg

“好了好了,帮你叫外卖。jinoo你要不要也一起吃点什么?”艾米掏出了手机。

“不行,你肚子刚好,别再吃那些外卖了。我给你做点什么吃的吧。走,去超市,看看你想吃什么。”
——TBC——
在学校爆肝更出了这一章。以后估计还是不能在weekday更文,第二天太困了。
预告:翻译技能已点满,下一章就要开始点亮厨娘buff啦~

弱弱地问一句,还有人记得I'm your trans-cook这篇文么🌚
这两天可能会继续更,目前发展的灵感如图
¼百粉点文我也没忘。。。保证在真正百粉前更完!!!希望大家体谅这只住校狗TnT
占tag致歉

糖!糖!都是糖!
然而,正在返校路上的住校狗根本没时间更文😭😭😭